• 问题茶叶半年16次上黑榜 2019-02-20
  • 上次阅读到:暂无记录

    第8章 意外发生

    作者:淘小七  |  更新时间:2018/11/18 8:45:25  |  字数:2010字
        小气的男人!伊浔腹诽着,坐回车里,绝尘而去。

        傍晚,苏慧和周恩渝回家,见伊浔坐在客厅里,苏慧冷哼一声,挽着周恩渝转身就走。

        伊浔今天从周恩渝嘴里知道了妈妈当年为了保自己一命而做出的牺牲和受的天大委屈,她为之前的所为所作愧疚,她是想和妈妈和好来着,可现在妈妈连待都不愿意跟她待一起。

        伊浔心情特别的差,叫张倩倩出来喝酒,人家要陪男友。伊浔还有另外一个好姐妹,和张倩倩一起,三人是生死之交。然而她也在国外旅游?;褂兴梢耘闼染平饷??简飞吗?那小子估计这会儿还在笑话她,说她被狗ri了!

        伤心难过的时候,还有谁能陪在身边?

        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张俊逸无敌的脸!

        伊浔拿起手机,翻到“自恋狂”的通讯页面,想也没想就拨过去。响了好久,对方才接听,“说?”

        电话那边背景有音乐,略微嘈杂,他声音清冷传来,与背景显得格格不入。

        伊浔顿了片刻,才说,“出来,陪我喝酒!”

        “喝完酒,需要再陪你吗?”他问。

        伊浔牙齿都咬紧了,说,“不来就滚,我约别人!”

        他话锋陡然一转,“在哪里?”

        伊浔报了个地址,但不是酒吧,而是一间咖啡厅。她也担心酒后乱来!

        几十分钟后,伊浔才赶到目的地。

        傅擎川已经坐在栈道上的坐椅里,面朝漆黑的大海,身侧一盏复古路灯,烟灰色的衬衣,深色长裤,指尖一抹猩红的烟,幽暗中模糊的五官线条坚硬深沉。

        就这么远远看着,伊浔心神都晃了晃。这男人没事改走什么深沉忧郁的路子?他绝对只属于腹黑级别的!

        她走过去,拉开傅擎川对面的椅子坐下,“等很久了?”

        “也不太久,半小时左右?!钡7绱底?,吹不散话里的讥诮。

        “中午你就耽搁我时间,现在算扯平了!”其实是来的路上塞车,可是伊浔没解释,塞车这种烂借口平时她都最不喜欢听!况且她本就不是一个吃得亏的人,她不想轻易饶恕谁,权当报复这男人中午的迟到了。

        昏黄的灯下傅擎川俊颜清冷,他眼睛下有卧蚕,疲倦又性感,此刻唇浅抿,看她目光深邃神秘。

        伊浔被盯得不自在,只觉得这男人的眼睛好看到有种魔力,可以轻易看穿人的内心。

        侍者过来寻问伊浔要来点什么?伊浔要了杯苏打水,侍者离去,傅擎川才道,“说吧,又怎么了?”

        “我不想提……”伊浔的心受伤了,到这会儿还痛,她不想去揭那伤疤。

        傅擎川不再说话了,两人就坐在路灯下,听着海浪,静静看着深邃浩瀚的海面,远处的塔上一抹灯火,微闪微闪,像一个渺小又容易破碎的希望。

        夜很美,氛围宁静,适合谈恋爱。

        但就是这么美好而又温馨的时刻,伊浔的手机响——

        “请问是苏伊浔女士吗?”

        “你哪位?”

        “我们是市公安一分局的,苏慧是你什么人?”

        “我妈,她怎么了?”伊浔身子都坐直了,紧张地问对方。

        对方要伊浔立即去三医院。

        电话里警察也不说怎么回事,只叫她过去,伊浔有些被吓到。她担心妈妈和那个男人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了?

        “我跟你去!”傅擎川说完,人已经起身。

        二十分钟后,伊浔恨不得从来没接听过这个电话。

        警察说在路边发现一可疑的震动车辆,上去盘查,结果里面两人吓得不轻,导致了“奇怪的后果”。

        伊浔对上傅擎川的目光,那目光似乎是同情的、又充满鄙夷,但更多的是笑意满满……

        奇怪的后果?伊浔完全想象不出当时两人在干什么??!

        这时小护士走上来,“临时有台大型手术,医生们都过去了,暂时没医生接手候诊室里的病人?!?br />
        伊浔愤怒的质问,“手术台上的人是人,候诊室里的就不是人了?你们这是病情歧视!”

        事关母亲的声誉和身体健康,伊浔怎么可能容忍这群人把妈妈晾在一边不闻不问?

        小护士被伊浔吓住,愣了好半天,才结巴着说,“可……可是值班医生真的抽不开身,我已经打电话给其它医生了,主任正在来的路上?!?br />
        伊浔突然想到傅擎川是学医的,目光看过去。

        傅擎川直觉不妙,果然伊浔就过来扯着他的手臂拽到护士跟前,“这位也是医生,叫他进去处理!”

        小护士未作声,倒是傅擎川把伊浔带到一边,问,“你确定要我进去处理你母亲跟你大叔的问题?”

        “……”,伊浔无言。确实啊,她怎么能叫傅擎川进去看母亲的?

        “可如果再不处理,他们该怎么办呢?”伊浔担心母亲受不了。

        “其实也好办,一刀切下去,什么事都解决了!”傅擎川又道,简单粗暴。

        “那人有可能是我爸!”往后母亲的生活,全指望他了!

        傅擎川淡漠地道,“只是有可能是你爸,但也有可能是一个对你们家家产,意图不轨的男人。这一刀下去,永绝后患,拿点钱就打发了,你也用不着再找男人勾引你妈!”

        “我确定,你这是典型的羡慕妒忌成恨!”伊浔怎么想都觉得他的法子是最不可取的一个。

        “他有什么好值得我妒忌?”

        “你妒忌他比你厉害!”

        傅擎川嗤之以鼻,“到了他那个年纪,发生这种情况只能有两种解释,其一是服用药物,经受刺激之下导致出现变异性勃发。

        其二是自然状态下,身体机能出现的病理性变异。

        前者是生理上不行,后者是身体上不行,简单总结就是两个字——不行!

        对这种废物,我有妒忌的必要?”

        说完前半句,傅擎川话锋一转,邪痞味十足,“不过若你要好好试试我的,或者想试试他们的样子,等下我会满足你!”

        能骂娘吗?能揍人吗?为什么这男人可以脸不红气不喘说出这些羞人无下限的话!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捧场道具

      相当于 0原创币
      0
      剩余:0原创币,0短信币,0奖金币
      ?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 问题茶叶半年16次上黑榜 2019-02-20